Seeraa International

中文首页  |  思涯简介  |  联系我们  |  商业合作  |  Email:mildchina@hotmail.com


中文首页 书斋闲趣 郎咸平论社会主义式资本主义经济

郎咸平论社会主义式资本主义经济


郎咸平认为: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论点是基于其他人不能更差的基础之上,简言之,就是公平,请看视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郎咸平, 1956年出生,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郎咸平用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郎咸平的系列作品出版后均为畅销书。2010年被30多万网民公推为2010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2011年11月21日,“2011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郎咸平以485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8位,引发广泛关注。

1996年以前,他主要从事美国经济研究。在《美国经济评论》、《芝加哥大学政经期刊》、《金融经济学期刊》等国际最顶尖经济金融类杂志上发表其研究成果,至今仍被无数人引用。1996年后转向亚洲问题,2000-2004年先后发表研究亚洲经济的权威论文5篇,建立了亚洲和欧洲金融数据库。如今已被研究界广泛采用,郎的另外贡献是对公司破产的研究,他的破产论文在1990年全世界发表的金融财务学论文中排名全世界第一。 在全世界论文引用率最高的28篇公司财务论文中,两篇为他的论文。根据Google Scholar学术搜索统计,迄今为止,郎咸平(LARRY HP LANG)论文被国际同行引用次数,堪称同时代的国内外任何华人经济专家学者教授当中的第一,并且遥遥领先。另据知名经济学文献数据库RePEC(Research Papers in Economics) 对香港地区所有经济学者进行的排名,数据截至2012年5月,郎咸平位居第一。[7]而在当代世界金融学两大主流研究方向之一的公司金融专业领域,对全球所有知名专家教授的排名,郎咸平则位列全球第8。[8]换言之,以郎教授的造诣,放到美国TOP5商学院的任何一所,都是该校在此学术领域的台柱子。

郎咸平作为金融学家在经济(管理)学界享有盛名,欧洲金融管理协会(EFMA) 的一项年度最佳论文奖以他的名字命名(THE Larry Lang Corporate Finance Best Paper Award)。[9]2003年,郎咸平教授被选编进由英国著名经济史专家马克·布劳格(Mark Blaug)所编写,最具权威性的《1776年以来经济学家名人录》(who's who in Economics since 1776,4th Edition)。而且大多数世界通用的金融管理教科书均引用郎咸平的论文。

郎咸平是位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在中国博得极高知名度的大师级学者,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在东亚地区,此项研究尚属首次。其论文在美国金融学界最富盛名的《2000年金融经济学期刊》、《2002年美国金融学会期刊》发表,被专业学者、研究人员及《经济学家》、《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广泛引用,并且被收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

郎咸平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讲座教授,郎博士主要致力于资本市场、投资学、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畅销书《公司治理》的作者。1990年金融学论文引用率排名全世界第一,“金融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02年将他的四篇学术论文列入自创刊以来必读的“全明星论文”名单(ALL STAR PAPER)。他的关于公司金融的学术论文很多都属于经典和必读行列,引用率非常之高。客观的讲,郎在这个领域的学术成就是非常之大的。在大众心目中,郎咸平是位观点鲜明而且具有世界级学术成就、在中国博得极高知名度的大师级学者。他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于1986年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的学术成果不仅被学术界和财务管理教科书广泛引用,还为众多的知名媒体所报道。

郎教授曾于1998-2001在世界银行担任公司治理顾问,致力于研究公司治理以及保护小股民权益的课题。郎教授2001年下半年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以及“集体诉讼”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

郎咸平是最早公开对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提出批评的人,并致力于对国企改革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进行深入研究,他主张停止产权改革,而是以职业经理人制度和建全信托责任来解决现在中国国有企业竞争力不足的问题。

早在2000年年底,郎咸平在北大教全中国第一届EMBA。指导门下学生深入研究当时的神秘公司德隆集团,投入精力非常巨大,研究非常仔细。当时去德隆属下的公司当地的工商局去找股东是谁,还需带着律师,调查公司的股权结构,发现德隆的股权结构复杂程度简直令人无法想象,资金流向非常不透明。而且低价收购而来的三家上市公司在几年间通过信息炒作,股价都上升1000%以上(后来郎咸平说,德隆的复杂程度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当时他就点出了德隆问题会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提醒投资者要警惕德隆可能出现的风险。

2001年下半年,郎咸平教授在国内股市极力推广“辩方举证” 以及“集体诉讼” 措施以保护小股民的正当权益。他的观点受到媒体, 学术界以及政府的高度重视, 因此被媒体尊称为 “郎监管”。众多的知名媒体报道了郎咸平对各项法律、政治和经济的观点。根据《深圳特区报》的统计,郎咸平的观点以网页数而言列全国财经人物之前茅。

2003年6月提出制度化解决民企原罪的问题,并被远在海外的仰融委托,出任“独立第三方”,为制度化解决日益突出的民营企业与主管部门矛盾的问题进行积极探索。2003年9月,当关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讨论进入白热化的阶段,郎咸平在广州某论坛一语“人民币应该再贬值2%以打击进入中国市场的游资”,再次惊动天下人。同时写文点名批评某些人鼓励人民币汇率浮动汇率是误导国家。2003年以来,他把主要精力转向企业战略研究,为企业高管人士进行“公司治理与企业战略”剖析,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教父”。

2004年郎教授提出“中国企业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的论点,又在中国企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2004年八、九月间郎咸平教授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有人认为,郎咸平反对“国退民进”,就等于支持“国进民退”,这是没有全面了解郎咸平的学术研究。郎咸平认为,在同样的国民经济环境之下,同样的法制、文化、市场条件下,根本不存在必然的民营企业的效率一定高于国营,反之也是。 为此,郎咸平提出,中国国有企业缺乏的是信托责任、市场经济的立足根本是信托责任制这样的论调,而不是盲目一拥而上仅仅改变企业的国有或民有的身份。

2006年,郎咸平提出用“工序流程”解决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困境。他提出,中国的高科技思维是中餐馆似的思维,也就是不讲工序、不讲纪律的思维;一个没有纪律的团队是根本无法成长为微软,苹果电脑,IBM的。

不讲高科技文明的七个传统文化观念:

---“失败是成功之母”;
---“杀鸡不用牛刀”;
---“四两拨千斤”;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外行领导内行”;
---“宁作鸡头,不当凤尾”;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中国高新技术的思维困惑:面向科研还是面向研发,面向专家还是面向产品。面向过程还是面向结果,面向机遇还是面向战略,面向研发规律还是研发速度,面向“以人为本”还是“以法为本”。

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战略与研发组织结构根本就是错误的。

同时,2006、2007年,郎咸平深入研究国内经济的发展困境,提出一系列应对之策,提出中国经济是同时存在过冷和过热的“二元经济”(这区别于城乡经济的“二元经济”理论)。政府投资部门过热,民营经济很多领域出现萧条,而不是国内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的国内经济一片繁荣,要不断加息和调高汇率。 郎咸平认为,这样只会加剧国内民营企业的困难,导致制造业全面衰退,国内营商环境全面恶化。 这也符合郎咸平所提出的,为什么央行一次次调高利率,反而导致股市楼市一再新高。这是国内营商环境进一步恶化,两股避险资金逃入股市楼市。直至2009年,这些理论仍然可以解释今天的楼市股市的现象。当然,在2006年2007年开始至今,郎咸平对于制造业的支招当然就是著名的“6+1”理论,整合全产业链。他认为“中国不是制造业大国,真正的制造业大国是美国”;“中国越制造,美国越富裕”。他的理由是当今产业链竞争时代,中国只负责产业链中的制造环节却只拿到一丁点利润,还导致环境污染,剥削劳工等问题,其他利润全被欧美国家拿走,所以中国越制造,美国越富裕。“6+1”理论:“中国企业在应对外部竞争中仅仅占据了生产这个“1”的环节,利润少得可怜。”整个产业链的“6”——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以及终端销售,这6大块能创造的价值是90%。 目前这些理论开始逐步在各地引起重视,并得到一些企业的实践。

此期间,郎咸平大力批判盲目引进外资,导致中国企业在遭遇经营困难的时候,被外资外企大量收购,控制国民经济的命脉。 郎咸平曾经开玩笑说:“有人以为,我这不是反对市场化,反对国际化吗?我的解释是,我是一个喝资本主义奶水长大的经济学家,怎么会这点也看不懂呢。中国这片土地的上空,盘旋着两只秃鹰,它们一直在等待,等待啄食地上的死去的尸体”。这些“尸体”就是面临经营困难的我国企业,一旦奄奄一息,马上就会被外资所收购或者掌控,国内的食用油目前百分之90都被外资掌控,一次次提价剥削国内老百姓。城市的饮用水价格也受到国外的控制。这两只秃鹰,就是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因此,在打开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闸门之前,必须有“严刑峻法”;“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你可以进来,但是游戏规则由我定。他早几年做过形象的比喻,我国的农民都知道在大幅引水灌溉之前,必须挖好灌溉渠道。难道所谓的主流专家这些都不懂吗?这就是所谓的“沟渠理论”。

2007年末美国的次贷危机开始,2008年秋国际金融危机爆发,郎咸平立刻提出政府应该救股市,引起部分专家的质疑,认为这与郎咸平之前的股市理论“政府退出干预”自相矛盾。郎咸平的解释是“斩断工商业链条”,才能减少金融危机对国内的冲击,危机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危机的轻视。 现代国际经济有两大战争,一是产业链的战争,二是金融战争。一百多年前,帝国主义是用坚船利炮侵略我们的国家,现在是以金融为后盾,发起金融战争。全世界的大宗商品的物价,幕后的操纵者就是华尔街!包括能源价格,大豆价格等。因此郎咸平甚至认为,跟“两拓”进行铁矿石价格谈判意义不大,我们根本找不到问题的本质。 华尔街才是幕后掌控者,包括波罗的海的货运指数。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对国内的实体经济的影响逐步显现时,出口大幅下滑致使国内制造业全面萧条,而中央政府的4万亿政策,郎咸平也对中央及时出台的政策表示赞赏。 但是面对4万亿绝大部分投在基础建设的领域,而银行对民营经济的信贷规模却远远小于国有企业,郎咸平再次提出,把大规模的银行信贷砸在基础建设的GDP工程上只是在“用明天的产能过剩解决今天的产能过剩”,将导致更严重的资产泡沫化。“基础建设投资完了怎么办呢”,这不又是在重演“二元经济”的悲剧吗?只会导致过热的经济部门更热,过冷的制造业等民营经济更冷。所以。郎咸平喊出“放弃保八,藏富于民”的有力呼声,企业的利润才是根本,而不是GDP。


作者:定之(思涯国际)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违者,必究其责 



 
中文首页


 
传统经典


 
诗文书画


 
书中日月


 
书斋闲趣



All Rights Reserved and All Illegal Duplications are Forbidden - Copyright©Seeraa International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