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raa International

中文首页  |  思涯简介  |  联系我们  |  商业合作  |  Email:mildchina@hotmail.com


中文首页 书中日月 陈子昂《春台引》赏析

陈子昂《春台引》赏析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寥寥数语,竟横于古今,无人可逾之。何也?乃天下之情怀寓于苍茫之间,浑然有叹,竟是天地一羁旅者油然为之,肺腑尽现,失意全出,然风骨之铮铮在于西风烈烈之间尤显嶙峋瘦硬之美。独临高台,本可举酒赋诗,然胸中之郁结,顷刻奔涌而出,而包罗万里之无尽,兴叹千年之余悲。怆然而美,而开李唐之风气。



感阳春兮,生碧草之油油。
怀宇宙以伤远,登高台而写忧。
迟美人兮不见,恐青岁之遂遒。
从毕公以酣饮,寄林塘而一留。
采芳荪于北渚,忆桂树于南州。
何云木之美丽,而池馆之崇幽。
星台秀士,月旦诸子。
嘉青鸟之辰,迎火龙之始。
挟宝书与瑶瑟,芳蕙华而兰靡。
乃掩白苹,藉绿芷。酒既醉,乐未已。
击青钟,歌渌水。
怨青春之萎绝,赠瑶台之旖旎。
愿一见而道意,结众芳之绸缪。
曷余情之荡漾,瞩青云以增愁。
怅三山之飞鹤,忆海上之白鸥。
重曰:
群仙去兮青春颓,岁华歇兮黄鸟哀。
富贵荣乐几时兮,朱宫碧堂生青苔,
白云兮归来。


陈子昂生于初唐,出仕于武周时,无奈命运多舛,无处请缨,空有报国之志,多为奸佞所害,然心中浩气更久未变,即便郁郁不得志之时,俯仰之间也自然流露出忧国忧民怀古伤今之情。

诗名为《春台引》,亦称之为《寒食集毕录事宅作》,正是清明之前日(古代清明节和寒食节为双节,唐时韩翃有诗曰:“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之句”。寒食节据传春秋时晋文公为报介子推割股剜肉活其命之恩,而之推不求利禄,与母归隐绵山。文公焚山以求之,之推坚决不出山,抱树而死,重耳立庙以祭之,并令当日禁火寒食,始有此节。 后二节渐合为一。逯钦立先生所著,由中华书局出版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先秦诗卷二.歌下.页17,可见一斑),正是抚今追昔,吊古伤怀,独怆然而涕下之时。则此诗之基调便不难理解:感物华之易逝兮,叹古今之兴废;伤世事之无定兮,为家国而劳忧!

从诗之体裁上看此诗属乐府古体诗歌。一般看来凡以 “歌”、“行”、“引”、“曲”、“弄”、“操”、“呤”等为题者,皆可归于古体诗歌之范畴。《春台引》,则正以引为题,而展开,引与《诗经》之兴有关系。唐代孔颖达于《毛诗正义》中言:“兴者,起也。取譬引类,起发己心,诗文诸举草木鸟兽以见意者,皆兴辞也。”朱子亦言:“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故其也应属于以景抒怀之作。

从内容上看大致为写景抒情之诗,由景起而发喟叹,以至心情大变。此诗大致看来,并未提及朝代废立,江山代谢之字句,然无疑已在其字里行间展现无余,不着一字,尽显苍凉,悲壮之气,油然而生。颇有江淹《别赋》及庾开府《哀江南赋》之风采。诗一开篇,便有兴叹,阳春正好,芳草凄凄,正是一年佳时。而后登高台之上,御烈烈长风,笔锋便突转,生机之状顿失,取而代之乃是“怀宇宙以伤远,登高台而写忧。迟美人兮不见,恐青岁之遂遒”,一派愁凝千里,幽叹未已之态。“伤”“忧”“迟”“恐”则将诗人内心之万般一一呈现。当是时,怅若如此,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故与好友畅饮于高台,而宿于林塘,醉而入梦,所见当非常物,继而便有铺陈描写,开合万端,遐想联翩,三山六合,青鸟火龙,飞鹤白鸥等皆付诸于笔下,成其意象,营造出一高古清雅,众神居住之仙境,但始终不离愁怨,为人所倾醉,所怅然;也为诗歌笼上了浓浓的悲凉之气。然毕竟乃醉梦一场,想象之景,如幻泡影,最终还是要归于现实, 然而作者想到现实中年华悄逝,红颜易老,功名富贵如浮云,江山代代频代谢之时,便又回归开篇,重叹曰:群仙去兮青春颓,岁华歇兮黄鸟哀。富贵荣乐几时兮,朱宫碧堂生青苔,白云兮归来”。无可奈何之处,一股苍凉之气,几许悲壮之意,跃然纸上。酒醒何处,愁不得解,只得付于白云,飘然无定,做逍遥归隐之状,而便有越名教而任自然之感也,此当与黄老陶谢为一脉;然隐而未隐也,出世还是入世,都处于挣扎之中,悬而未决也。从而可见诗人愁苦之一二了。为家国而幽叹,更为光阴之流逝,自身之浮沉而幽叹。

从行文用词及风格谋篇方面看此诗有楚辞之遗风,汉赋之雄姿,陶谢之悠然兼齐梁之艳韵;皆杂然相乘,妙而化之,方成一体。颇有古风,得蓬莱文章建安风骨之浸润,诗中不难看出其比兴言志之风雅传统,多慷慨悲沉之气, 美刺感怀之用也。伯玉公虽有复归风雅之志,但也不外因革之道。究其诗歌而言,齐梁雕镂之艳痕时常可见,此诗之中便可窥得些许。但已有大变,已走出宫苑高墙的窠臼,走入宇宙古今之中,诗中多慷慨豪壮之气,古雅深沉,意境广远,脂粉之气也顿失大半。同时也吸收了楚辞之特色,以香草喻高志;汲取了汉赋之雄姿,斑斓多姿,气势磅礴;也学习了建安之风骨,兴尽悲来,怅阔辽远,更得陶潜之豪华落尽之美,将自然和个人合二为一,尽得其妙。此外,诗中因梦所得,因梦所感亦有浪漫之色彩,此也为后来李白等人所学习。

文学史上,一般情况下将陈伯玉先生定为开一代之风气,转唐诗之时运者,推崇备至,丹青留名。依此看来,果真是实至名归,上承古风,推陈出新;下启盛唐,惠及李杜,诚乃古今第一人也!




作者:定之(思涯国际)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违者,必究其责 



 
中文首页


 
传统经典


 
诗文书画


 
书中日月


 
书斋闲趣



All Rights Reserved and All Illegal Duplications are Forbidden - Copyright©Seeraa International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