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raa International

中文首页  |  思涯简介  |  联系我们  |  商业合作  |  Email:mildchina@hotmail.com


中文首页 书中日月 纵有佳茗似佳人,岂可一日少此君

纵有佳茗似佳人,岂可一日少此君
- 读《吴远明先生百壶谱》


 紫砂精品
紫砂精品,茶艺依之

世人言雅,必称品茗;浅酌能静心,常饮可悟禅;故茶道勃兴,千古绵衍,庙堂公卿,江湖草野,山间佛道皆以之为无上之妙。雅之所出,一为茶,二为心,三为水,四为皿,若缺其一,雅意全无。茶乃天地所生,四时所注,为造化所赐;心乃浩气所养,品行所陶,为伦常所正;水有谦柔之美,至强之力,为古今所重; 独皿合三者为一,调人间玉液。皿为天地四时人心所铸就,故其选材必考究,刻镂必精微,蕴藉必幽深,旨趣必高远,神韵必闲雅,此饮者不可不察也!举世而望,能当皿之雅者,当为阳羡之紫砂也。自古至今,能出其右者,未有闻也。之于阳羡茗器,先前所识多见于杂书野闻,未成体例,早时虽也偶有时日闲游太湖,寻其故迹,然也仅得其表,不可不谓之憾事也。近读《吴远明先生百壶谱》一书,体例周详,妙趣横生,方见紫砂陶壶之雅,深有所获,故属拙文,以飨读者。

此书名曰百壶谱,可谓实至名归,书中所言名壶之数,确有百把之巨,妙趣横生,且形神备至,独具风骚。点评名物之语,也是精炼少冗,深陋简出,多有点睛之妙笔,细细读来,甚有意韵。百把紫砂壶,把把不同,制作手法各有千秋,造型设计别具匠心,所取材质各有不同,各壶功用各有侧重,壶之命名也各具特色,一壶有一壶之妙,一壶有一壶之长,绝不雷同。有彩釉之壶,多为宫廷所造,形态雍华,色彩艳丽,高贵大方,足显皇家气度。有绞胎制壶之法,这是紫砂制壶技术之大突破,颇有价值。有壶名曰朱泥小壶,多因其“艳而不俗,华而不腻,质感奇佳”而为世所称。有壶“周身浑圆,状若莲子”,故名为莲子壶。有壶名曰葫芦壶,只因其“形制别致,双壶相叠,状若葫芦”,故名之。紫砂壶有精巧富丽,雍容华贵之面,有大家闺秀之容,为贵胄王孙所好;有质朴简雅,小巧耐用之面,有小家碧玉之貌,为市井村氓所纳,譬如孟臣壶,其名满天下,雅俗皆宜,为天下所共用,甚至在华南漳、泉、潮三府,早有“壶必孟臣”之习。凡此种种,书中皆有详述。

观其壶,读其书,也可详知其历史由来,各色壶器,其来龙去脉,此书皆有言明。书中所录诸壶,概出于明清民国诸名家之手。壶身多有题款,多为制陶者或制陶地之名,以此可知其历史由来。读此书,便是读近世制壶之史,脉络分明,层次叠重但不繁缛。以“民国‘汪宝根’款紫砂加蓝彩壶”为例,其壶身加有蓝彩,一面绘有春兰,另一面刻有书法:“把菊晋酒,梅雪煮茶”几字,落款为“李万康家”。而盖内钤:“宝根”方章。此外书中,还有一处很有特色之处,便是作者将壶上所题之制壶名师都一一作了介绍和说明,这对于紫砂陶壶的爱好者,自然是有大有裨益。 例如他对赵松亭,惠孟臣,陈鸣远等制壶高手的介绍就很为翔实。这对于研究中国制壶史,尤其是研究明清以降诸位制壶名家和其制壶风格很有意义。

东坡有诗云:“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极尽所饮茶水之妙,但若是独缺紫砂茶具,岂不是美人迟暮,朱颜不再,更何处再言佳人?自古品茶与观壶本是一体,不分彼此,在茶道之中,二者合一,才可和天地之气,调制人间至饮。紫砂壶取材自地,多有土德,古朴纯厚,沉着稳重,不骄不媚,不俗不佻 合于君子之志,故古之文士以玩壶为雅趣,久而成风,且多以之自居,以示不随俗流,自成高洁。日本有好壶者,名曰奥玄宝曾评价紫砂壶,言其“温润如君子,豪迈如丈夫,风流如词客,丽娴如佳人,葆光如隐士,潇洒如少年,短小如侏儒,朴讷如仁人,飘逸如仙子,廉洁如高士,脱俗如衲子”。可谓珠玑之言。若单言紫砂陶壶,赏其雕琢之工巧,意趣之高妙,意境之浑远,多以文人所好之名植、佳句、典故为旨,可谓件件都属上品。若以此等佳皿配上雨前新茗、清冽山泉,佐以丝竹之娱,与三五好友,诗歌唱和,此必是人间至乐。壶之美,在乎其人文之蕴,作为读书之人,岂可一日无此君?

而书中沈治平先生之点评也颇富文采,点面兼顾,用语精准,为此书着色不少,非为陶界行家,恐不能为之。沈先生独具慧眼,对所列紫砂陶壶之形、质、韵、神,都见解独到,鞭辟入里,特别对壶具本身之形态,命名之由来,造型之特色,用材之考究,雕镂之工巧,文化之意蕴概做了详细描述;沈先生如数家珍 娓娓道来,足见其对中国紫陶文化研究之深入,对其所积淀之传统了解之透彻,非常人可及。 特别是其别具一格的“紫砂漫话”一栏,更是荟萃了紫砂陶壶所承积之人文情怀;其释语也极为明了,行文风格,几近古雅,读来似行云流水,自然畅快,未有半点唐突之感,一如大家,且信息量极为丰富,阅后令人豁然开朗,耳目一新,当是今日好陶者之必备。

知其物而言其人。吴公远明先生得壶不易,数十年来苦心孤诣,节衣缩食,所集紫砂陶壶百余把,皆乃壶中珍奇,世间亦是罕有,论其价值,自是件件瑾瑜,可贾千金,知壶者,孰不仰之?然吴公品行高古,一己所藏,不愿私享,而赠于杭州中国茶叶博物馆,于众同赏,此乃名士之风范,如其所藏,当今之世,能与远明先生并者,鲜矣。故以此结文,感其用心之良苦,顺表敬意。


作者:定之(思涯国际)/2010年于杭州大学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违者,必究其责



 
中文首页


 
传统经典


 
诗文书画


 
书中日月


 
书斋闲趣



All Rights Reserved and All Illegal Duplications are Forbidden - Copyright©Seeraa International from China